朋友圈投票竟隱藏騙局 白領媽媽被騙6000元-大慶佳維人才網朋友圈投票竟隱藏騙局 白領媽媽被騙6000元

朋友圈投票竟隱藏騙局 白領媽媽被騙6000元-大慶佳維人才網
朋友圈投票竟隱藏騙局 白領媽媽被騙6000元
日期:2018-06-29

  “親,幫我家孩子投個票吧”“今天繼續投喲,一天3票哦”……相信不少人在朋友圈或微信群中都收到過類似信息,這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人際交往的一種負擔。近期,浙江省教育廳發布通知,明確規定凡是涉及學生或幼兒個人榮譽的各項評選活動,原則上不得采用面向社會的網絡投票。可是,投票并不只拉拉人情票那么簡單,以為家長就因為參加“萌娃評選”一步步落入了圈套,損失了6000元。公安部門之前就曾發出警示:投票涉及泄露個人信息,需要謹慎處理。

  投票背后可能隱藏騙局

  種類繁多、次數反復的網絡投票,幾乎成為朋友圈一道“風景”。每當打開朋友圈,總能見到幾個拉票鏈接,還有一些“求投票”的私信。去年9月,市民郭可的兒子入讀小學一年級后,在參加校內外活動時,也被要求進行網上拉票,這讓郭可覺得有些哭笑不得,“現在才算是理解那些拉票的人也是沒有辦法,大環境這樣,大家都在拉票”。

  而更為夸張的是,在看似簡單的投票背后還可能隱藏騙局。

  在白領媽媽謝思倩就因參加某項“萌娃評選”而損失6000元。對于被騙的步驟,謝思倩是這樣總結的:

  第一步,初嘗甜頭。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參賽,通過一篇名為“十萬大獎萌寶寶大賽開始報名啦”的微信文章添加公眾號,文章中稱只要添加微信,發寶寶照片參與投票,就有機會獲得一等獎,獎品可謂相當豐厚。報名參加后,不但不用交納費用,還真的領到100元紅包,從而信以為真,發動身邊的朋友一起投票。

  第二步,刷票趕超。過了幾天,發現寶寶與上一名的票數始終差一票。在加大拉票力度的同時,開始懷疑始終差的一票會不會是個騙局。然而客服告訴她,是因為有人在刷票。為了讓自己的寶寶排名靠前,用客服介紹的刷票人代刷了2000票,一張票一元。

  第三步,繼續刷票。刷票后,名次上升,第二天又下滑。刷票方主動聯系,提出再刷一次,有希望拿到一等獎。在煽動下,又掏4000元,排名一下沖到了第二。兩天后,排名再次下滑。準備直接刷6000元的票,最后其丈夫陳先生知道后及時制止。

  “孩子爸爸在調查后發現,大賽沒有主辦方,沒有贊助商,懷疑是騙局,要求退款6000元被拉黑。發現上當后,便報了警。”謝思倩說。

  主辦方要擴大活動影響

  對此,市民反映說,曾經有所謂的自媒體平臺和她所就讀大學的學生會合作,“有的參與社團,結果硬生生花了四五千元人民幣刷禮物,最后得了不到1000元的獎品,想投訴平臺卻發現什么信息都沒有,就是個黑平臺”。

  這種“比賽為名營銷為實”的操作方式并不罕見。根據媒體在2017年的調查數據,43%的受訪者認為,自己朋友圈里的拉票活動已經變成各種商家的營銷手段。作為一次營銷,主辦方肯定更在乎活動本身有多大關注度,而投票數顯然就是關注度的一個體現。至于哪個孩子是第一、這個比賽是拼實力還是拼人脈,這往往就不在主辦方的考慮范圍之內了。

  還有一種情況,那就是直接依靠投票活動盈利。據報道,設置有刷禮物買票功能的投票頁面,大多由投票活動主辦方外包給第三方公司開發,而家長刷禮物花的錢也大多進了第三方公司的口袋。站在利益角度上講,商家肯定希望孩子和家長能多花錢買禮物。

  刷票價格由難易程度定

  大家都看得見發在朋友圈里的投票鏈接,但是對投票背后的操作又了解多少呢?

  記者調查發現,微信朋友圈投票活動背后,活躍著不少專門從事投票、拉票的公司。記者在一家網購平臺上搜索“公眾號刷票”,頁面顯示“非常抱歉,沒有找到與公眾號刷票相關的寶貝”。記者隨后搜索“公眾平臺號投票”,挑選了排名靠前的商品。商品詳情顯示賣家之前承接的一系列投票活動,如“2017先進工作者評選活動”“烽火英雄 決勝2017”“最具魅力老板”等活動。

  記者隨后又添加了一名刷票賣家,當詢問刷票價格時,賣家稱不同鏈接報價不同,同一鏈接不同日期不同時間的報價也不同,波動比較大的是mp鏈接。至于何為mp鏈接,賣家的解釋是,“復制一下你的投票鏈接,看到里面有mp兩個字母,那一般就是了”。

  當記者將上個投票平臺的鏈接發給賣家時,賣家表示每票價格0.12元,都是用不同微信號、不同ID、各種手機端手工投票刷票,保證票的手工質量。

  記者詢問賣家能夠刷多少票時,賣家回復“300票起投,一小時3000票到20000票”,并且堅持要微信轉賬,不走淘寶交易。記者從賣家處得知,不同價格之間的區別在于投票是簡單還是復雜,有的投票只需要點開鏈接,點擊投票即可,價格低;有的投票需要關注公眾號、接受驗證碼、下載App,價格自然就高。投票量大的話有優惠,比如20000票原價1600元,只需1520元,“在原價基礎上優惠80元,快到成本價了。”賣家如此進行推銷。

  當記者跟賣家聊到做刷票活動的收入時,賣家回避這個問題,向記者講起了拉票秘笈:“很多朋友圈的網絡投票都是前期好投,后期難投。曾經有客戶直接甩開對手1萬票的差距,對手當時就放棄了。到了投票后期,網站可能會加大投票難度,比如從沒有驗證碼到有簡單驗證碼,從簡單驗證碼變為復雜驗證碼,有的還需要注冊登錄手機驗證才能投票。后期訪問量加大,網站變慢,服務器差的網站半天進不去,嚴重的甚至崩潰,導致活動提前結束”。

  投票成為灰色暴利產業

  灰色的暴力產業——這樣的表述來自曾經從事過刷票拉票等相關業務的韓明(化名)。

  “大家在朋友圈看到各種投票活動,一般獎品獎金都非常豐厚,而這些獎品和獎金大多都是由贊助商提供的,因為他們達到了通過活動進行廣告宣傳的目的。”韓明說。

  那么作為一些活動的組織者,通常也就是投票的發起方如何盈利呢?“從直接和間接兩個方面獲得,直接的方面要么是贊助商額外給付,要么是通過灰色刷票,或者是活動里的支付刷禮物增加魅力值、票數,通過這些直接獲得利益。”韓明說,“間接的方面就是吸粉,引導參加投票者關注各種微信公眾號或者App、個人號、網站等,才能投票,也就成了強制吸粉。這樣的活動一次吸粉都是以萬計算,而這些粉可以后期變現,或者直接賣掉,獲利也是非常高的。如果兩個方面同時進行的話,一次活動至少能夠獲利幾萬元,如果操作火爆的話,掙10萬元以上也不難。”

  不過,這并不意味著結束。據韓明透露,有些投票的發起方會在建立起投票平臺后,通過后臺監控數據,運用小號添加選手,然后私聊他們,說是可以提供代刷票活動,一元一票,“而其實哪有什么代刷,只不過是在后臺修改下數據的事”。

  “另一種就更狠了,直接建好投票平臺,然后到處發廣告,說攻破了某個投票活動的漏洞,可以直接改票。如果誰想輕松拿大獎,可以找他們幫忙改票,100票多少錢,1000票多少錢,可以先測試,再收費。”韓明說,如果參與投票者有點心動,他們就開始拉你進行免費測試,讓你進入投票活動頁面報名,然后按照你的要求增加票數;結果你信以為真,花幾百元投上幾千票,讓你暫時排第一名,而你就會美滋滋地等著拿大獎,“這個時候,騙子會用同樣的手法,去找有同樣心態的20個人,讓你們互相競爭,看著即將到手的大獎,再想想前面都已經投進去的,算算成本和收益,咬咬牙又會投錢去刷票,結果被忽悠進去幾千元,直到你最終驚醒,但為時已晚”。

  ■公安提示

  投票涉及信息要謹慎

  此外,記者注意到,早些時候,就有公安機關就網上投票活動向公眾發出警示:因為投票涉及填寫個人信息,確實存在個人信息被倒賣的可能性。微信個人信息泄露只是表層,更大危害在于,不法分子利用你的微信關聯信息,獲取你的其他網絡信息,“一旦重要的個人信息被不法分子掌握,不法分子就會根據信息,給你發送詐騙鏈接或撥打詐騙電話,就可能帶來財產損失”。

*本信息采集自互聯網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無意冒犯,請通知本站刪除!

香港一波中特